文章憎命达

原创架空古风|《姑娘》·贰

  杏树上的美人名叫朱焰,火焰的焰。

  堂堂霜陵谷右护法大人,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,最擅长枪;上过战场,骑过军骑,杀过北狄;一双手不知斩下过多少恶人头颅,也不知救过谷中多少良善姑娘——实实在在的朱大将军。

  “不过小子,你可千万别喊她将军!”

  面前这位,套着不知比自己身形宽大多少的粗布长袍,手腕漫不经心地一抖——啪,白子落于石桌,僵死黑棋的一条大龙。她一面与自个儿对弈,一面和梓衡讲述护法大人的慷慨往事与诸多禁忌。那奇诡卓绝的手法与抑扬顿挫的语调,惹得陆小公子一愣一愣的。


  朱焰从如茵手上接过信后,当场便拆开看了内容。面上一阵风云变幻,紧接着狠戾的眼刀便剜了过来,被如茵踏前一...

{ 2019-12-05 /1 }
 

焦虑?厌倦?崩溃?怎样都好。
我承认我的痛苦,但我尽可以一边痛苦一边去做任何事。
除非我什么也不想做。
这是我的意志,这是我的自由。

{ 2019-12-05 /2 }
 

原创架空古风|《姑娘》·壹

  如茵是在豫州陆府那场大火中将梓衡救出来的。

  陆燕氏早料想到夫家为官三代,福祚将尽,这场大劫必不能免;她愿与夫君同担此劫,唯一双儿女年纪尚幼,让她放不下心。幸而曾与霜陵谷前谷主穆清有些旧缘,她便修书一封,将穆清留下报信的青鸟放了出去。

  待如茵快马加鞭赶到陆府之时,这里早已一片狼藉了。她在后园林间的一个密道中寻到了昏迷不醒的梓衡小公子,却最终没有寻到他的姊姊——梓鸳的身影。同行的青棠见她着急,便让如茵先带小公子回谷疗伤,她自去寻找梓鸳的下落。

  梓衡路上一直发着热,半途醒过几次,先是喊“渴”,又是“疼”,如茵给他喂了些水后,他又嘟嘟哝哝着“娘亲”“姊姊”之类的词句了。双颊通红,...

{ 2019-12-02 /3 /3 }
 

说起来清凝十五,是该及笄许人家的时候啦。

订婚了就十五及笄,未订婚得二十再及笄。
老君:不急不急,让清凝推到二十吧(x

{ 2019-12-02 /5 }
 

经历的时候太过用心,离开的时候才会不留余地。

即便是玩游戏都没办法控制自己的“认真”与“投入”,更何况交往、何况人生?

同学劝我不要送号,就算不想玩了也会留着,以后想看还会回来看看。我下意识回她说,如果我不玩了,就一定不会回来。她回了我一个哭丧脸的表情。

后来我想,这确实是我唯一有自知之明的个性。要么不做,要么就做到最好。处在二者之间的境况是我最不能忍受的。像是有人说我总是“用力过猛”,为何不试试“不那么认真地活”,又像有人说“你要是真的想断,也是真的能做到”。这么看,我这个人其实很好懂的,只要和我接触过,都看的出来。

非黑即白的幼稚心态,果然不适合这个复杂的世界啊。向来喜欢抨击所谓的中庸之道,如今却...

{ 2019-12-02 /1 }
 

“生也是,死也是。此生不负,万世不渝。”

能够让我入戏至此,文案与配音确实是做的不错了。

同学说不喜欢无情线,因为他是宿疾缠身之人。我虽未反驳,只知自己偏生喜欢这样的残缺。人世间多的是不如意,意难平,若是事事皆顺心得意,那便没什么真正值得珍惜的东西了。

“我常以为是丑女造就了美人。我常以为是愚氓举出了智者。我常以为是懦夫衬照了英雄。我常以为是众生度化了佛祖。”
实是情深所至,却唤作无情。

{ 2019-11-30 /10 /11 }

“人生多的是披荆斩棘,能够回想起那一点又上心头的温暖,就足够了。”

我回想不起来……。

有人说无情线的旅妹设定傻白甜,我想,我很羡慕她。

母亲说,12月要来找我。我却不想见她。我怕自己失态。

我听过很多别人的故事,有些和我很像。
从一位陌生的学长口中,听他讲某位同学,从来不旷课,每节课都在,不知道听也没听。每天独来独往,也不和同学相处,考试总是挂科。
我听他讲,“那后来呢?”
“后来,他去当兵了,回来把学分折算一下,毕业了。”
“噢。”
原来男生还有这等好处。

也听过母亲说院子里曾经有一家人的儿子,原本成绩很好,是优等生,大学回来,整个人都废了一样,待在家里,也不工作,也不知道在想什...

{ 2019-11-27 /1 }
 

【无情×你】先生的梅花

  先生的后院栽着几株梅树。

  花开了,先生便会唤你去看。那红如胭脂、白如霜雪的小骨朵儿,三三两两坠在枝杈上,端庄可爱。

  先生修剪过残枝,余下的部分曲折蜿蜒,其后衬着红漆长廊与青石院落,颇有意趣。你捂着手呵气,在院落里来回踱步,试图寻一个恰到好处的角度入画。

  你平日并非唤他先生,只呼其名,或是亲昵时的“月牙儿”;何况这个时代,即便尊称,也该唤“公子”才是。

  但心底总忍不住想唤“先生”——

  “天地晦盲,更需要点灯的人。”

  “一灯既明,便是希望;万人垒土,即成河山。”

  “如果说这些年悟得了什么,便是不逐势,只从心。还苍生公道,报天下太平。”

  “若只得一...

{ 2019-11-27 /1 /12 }
 

  曾我想,若姑娘过的幸福,兴许会想要个男孩,教他长成和父亲一般有担当的男子汉,给他爱的姑娘真正的爱。若姑娘过的不幸,那该要个女孩,她必会小心护着女儿的生活,而避免将对男性的厌恶转移到孩子身上。

  但后来想啊,不能这样。若是将孩子当成自己的延伸,那不如不要让他降生在这个世界上。那不是宠物,也不是谁的替代品,是一个生命,一个独立的人啊。

  如若你过的幸福,那可养个女孩,让她成长为一个漂亮温柔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,在爱里长大,见过世面,稳重纯净,落落大方。如若你过的不幸,那可养个男孩,教导他担起责任,独立自强,切不可靠欺负女孩们显示威风,修身养性,做个君子,保护他生命里重要的人。

  所谓...

{ 2019-11-26 /5 }
 

双生(八)——入冬

你们要进窄门。

因为引到灭亡,那门是宽的,路是大的,进去的人也多;引到永生,那门是窄的,路是小的,找着的人也少。” 

——《圣经:新约马太福音》七章13-14节


近年底,阿誉的竹林居终于冷下来了。


秋冬交替的那段时日,曾有过一段像是提前入冬的日子,也有一段意外回暖的时光。阿言向来闭目塞听不知春秋,还未等阿誉提醒,已然着了寒气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在电话里哭诉自己的惨状。


那段回暖的时光,阳光正好,阿誉半规劝半强迫地拉着阿言出门晒太阳。

阿言鼻子里塞着纸巾,将卫衣的兜帽拉起遮得严严实实,但一阵风吹、一个喷嚏打响,那兜帽便落了,...

{ 2019-11-25 /1 }
 

胧月·予崖余

轻抚珠帘漫登楼,云掩团辉影朦胧。
东阁烛火明灭间,霜华交溶照案前。
凭栏望君窗前影,百感如丝缠心结。
唯愿所念寄蟾宫,冷桂流香助君眠。

——子譞

总觉得无情于“我”,亦师,亦友,亦是亲故,亦是爱人。沉稳且温柔,常会帮衬,多有引导,是总能让人安心的存在。有匪君子,如琢如磨。
愚钝如我,虽不如旅妹善绘,或能拟三两拙句相赠,想必能让崖余先生繁忙之余聊以解闷罢。

{ 2019-11-25 /9 }
 

似乎许久没有遇见这样温柔地对我说话的人了……至少生活中……
确实许久了。

陌上人如玉,君子世无双。

(感谢老天,还能有一个游戏让我直回来……)

{ 2019-11-24 /4 /2 }

陌生人,我也为你祝福
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
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
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
我只愿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

“将这个世界的苦难当做自己的苦难,将他人的悲伤当做自己的悲伤,将人群的愤怒当做自己应当承受的罪业。”

“如此悲观的你,一定很爱这个世界吧。”

{ 2019-11-16 /2 /5 }
 

说与自己

讲道理,写同人的时候如果不“夹带私货”还有什么意义。写别人的人物就算了,连情节与内核都完全是原作的话,那看同人何不如去看原作呢?

既然想写,总归要有点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吧,或是情感的链接,或是主旨的提升,或是思辨理论的传达。懒于自己创造人设,借用了一副好皮囊,这在写作之上已是极大的偷懒了。总要动动脑子,弄出一点除了蹭热度以外值得让人观摩品味的东西吧。

再说了,谁会想一辈子写同人,无非是练个手,攒攒人气,最后还是想要写自己原创的故事;如果不学会利用同人“夹带私货”,今后自己写出来的故事也必会平淡至极,无人问津吧。

想明白这些,忽然就觉得自己一直都挺懒散的,为写而写,为讨人喜欢而写,完全没走...

{ 2019-11-13 /4 }
 

最近看了《绝园的暴风雨》,被绝妙的剧情反转与爱花这个角色深深吸引。

这部作品算得上是附加了奇幻元素的推理剧,剧情中多次引用《哈姆雷特》和《暴风雨》的台词来引导推动剧情,而在引用与对比的框架之下,依旧讲述出了一个完整独立并且精彩绝伦的剧情。

这样的处理手法让我很自然地想起了《文学少女》。同样是引用名著推理破案,同样刻画了数个鲜明生动的角色与叹为观止的剧情,同样是在黑暗的悲剧中寻求救赎的光芒,并且也有同样有一位富有文学气质、爱读书、在关系中处于强势地位却背负着诡谲命运的女孩。

我很喜欢像爱花和远子这样的女孩。在她们的身上富有一种悲伤的美感,也许受到了日本文化中的物哀美学影响。她们外表都像极了...

{ 2019-11-09 /1 /20 }
 

这小家伙真是可爱过头了,好想抱在怀里揉揉搓搓……

每次装修了新屋子都要让霜叶先进去拍照的痴汉博士(xx

“嗨Doctor,要一起听音乐吗?”

{ 2019-11-08 /17 }

最近构思明日方舟里博士的设定,忽然想到了DN里的剧情,黑月如何算计自己,利用失忆后的白月来成就自己计划的一部分,并且最终找回记忆,完成后续的计划。

博士现在在剧情里似乎是正义和善良的,对干员也很好,剧情里也有点幽默和温暖,但说不定这是博士计划的一部分?

正如炎客所提供的剧情,博士的过去恐怕相当可怖;更近一步推想,炎客说不定就是博士算计自己的一枚棋子之一,籍由像炎客这样被过去的博士所影响者带来的信息,失忆后的博士一步一步推理出自己的过去,逐渐理解自己真正的计划,直到某个恰到好处的时机接手过去的一切……嘶,可怕。

更甚者,阿米娅对博士的执念,提出去救出博士的计划,也说不定完全在过去博士的计算...

{ 2019-11-06 /1 /22 }
 

有些时候会想,为什么我必须要经历那些事情,为什么直到如今才明白自己真正该去追寻什么。

活了十多年,仿佛大梦一场,懵懵懂懂的到现在,才发现自己的人生从未开始过。

我看见图书馆路过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期刊架,突然发现我要找的东西都在这里。《十月》《当代》《人民文学》《花城》《当代作家评论》《短篇小说》,从最新刊到精品合辑应有尽有。

这个书架,我一次都没有碰过;而明年就要毕业了。

我就像《小王子》里那个在沙漠跋涉的旅人,突然发现一口井,它就在沙漠的某个角落,在我原本以为不存在的地方等着我,里面是源源不断的清泉。

我跪在井边大口大口地灌,但太久没喝水,一次性喝多,反而“水中毒”,头晕目眩地和着胃...

{ 2019-11-02 /5 /2 }
 

投稿杂志的一篇故事被退了。不过一开始就知道会被退,原计划是让他退了我就挂在LOF积灰,不过时隔多日再看看,觉得还是有修改价值的。

当时写的不耐烦了就草草收尾,时隔二十多日再读,发现确实还有很多东西没交代出来。就像一个半成品的玩偶,我得给她接上缺失的关节,衣服上绣两朵花儿,再送到橱窗里去才是。

所以就不挂LOF了,慢慢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前段时间说,“我一直想找一个出路”。

但其实这种“寻找”,从离乡求学的第一年就开始了。

小姑娘又乖又笨拙,身边太多东西弄不明白,她就逃。逃去一个语c的圈子,在那里写一些名为“戏”的东西,做角色扮演。那样她可以假装自己回到了从前简单...

{ 2019-11-01 /2 /4 }
 

温柔是一种强大的性格。

善良是立足于自己的底线,而温柔是立足于他人的感受。

在面对暴徒抢劫的时候,普通人看见的是自己受到的威胁,是害怕和愤怒;善良的人看见的是保护在意之人的良心和责任感;而温柔的人看见的却是那位暴徒的恐惧和走投无路的悲伤。

温柔的人不怕受伤,或者说他们早已经习惯了受伤。他们即便自己受伤,也能无怨无悔地为他人提供温暖。这就是温柔的强大所在。

温柔是一种阅历。人从出生起就是在用第一人称探索世界,一切都由自己的视角出发。只有经历的足够多,人们才能渐渐学会从他人的视角去感受,去理解,才能变得温柔。

温柔是悲悯,是包容,他们懂得“众生皆苦”,像菲茨杰拉德所写的——“当你批评他人...

{ 2019-10-31 /4 }
 

【葬云】烈火梦魇

  11:17P. M. 天气\多云

  罗德岛主舰 急救室外走廊

  正值深夜,尽管在如今这个时代,深夜与清晨没有多少分别。

  走廊上人来人往,医护人员身上的白大褂被廊灯印得煞白,推床的滚轮在地板上咕噜噜地响,期间还夹杂着关于病情与急救方案的低语和病床上微弱的呻吟。

  送葬人一手拿着刚从华法林手中接下的诊断说明,纸张被捏出了褶痕,一面快步稳重地绕过走廊上的诸多干员,向急诊病房走去。

  红云的手术刚刚结束,现在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,不需要隔离看护了。但她被敌方术士干员的火焰术法灼伤了原本就状况不佳的左臂,感染情况加重,影响到了机械小臂与大臂之间的神经连接,这只机械臂现在无论如何也不能继续使用了,除非...

{ 2019-10-30 /8 /81 }
 

可能是太想要朋友了吧。

梦见像小学一样住在爷爷奶奶家,弟弟和我一起去学校;发小又和我同校了,陪我去找教学楼;喜欢的人是同桌,发短信喊我去上课还给我占座;高中某位关系还好的同学是后桌,和以前一样喜欢和我较真和讨论问题;甚至还有其他小学同学和我一起吐槽校园里没有素质的学生。

我真是太孤独了。

这些本应该是正常的大学生体会到的温暖,我一个也没有。
自己找教学楼,自己查上课时间,自己慌慌张张占座,坐下后身边没有一个人,学校里遇见任何好的坏的事情都无人分享。什么也没有。

{ 2019-10-29 /1 /3 }
 

没有经历过真正孤独的人永远学不会过好自己的人生。

{ 2019-10-29 /1 }
 

“记住了,你收进脑袋的东西,会永远留存在那里,你可要仔细考虑。”

“人不会忘记的吗? ”

“会,人会忘了他想留住的,留住他想忘记的。”

——戈马克•麦卡锡《长路》

{ 2019-10-26 /2 }
 

  我一直想找一个出路,找一种能够让我自己满意的人生。

  但我其实也是一个很胆小的家伙,一直都在被各种各样的人和事束缚着自己——或者换一种说法,我放弃了自己作为一个人的选择权,随波逐流,任情绪和环境驱使自己的行为。

  母亲给我说,“你心里就是一个字,怕。你看这个字,左边是心,右边是白。你的心里一片空白,才会怕这怕那的,放不开。”

  冷静下来想,确实是这么一回事。

  怕失败,所以不去尝试;

  怕困难,所以不愿学习;

  怕被辜负,所以不愿付出真心;

  怕陌生的领域,所以固步自封;

  怕别人对我说三道四,所以拒绝融入集体;

  怕失去朋友的关心,所以敏感多疑,讨好又...

{ 2019-10-24 /5 }
 

艹,AI成精了

{ 2019-10-22 /4 }

要把美好的事记下来,不要忘了。就像用玻璃罐将萤火虫收集起来,变成小小的一团光抱在怀里。这样,即便走在漆黑的森林里也有了依靠,不再害怕。

“我总是不记得那些事情,因为我的大脑说,美与善的都是黄粱一梦。”
“快乐就在门口,如果你不开门,他该怎么进来呢?”

{ 2019-10-21 /1 }
 

剧本

  “我们需要一个这样的角色:只要在排挤他的立场上达成共识,其他人就能够链接起来,成为团结和睦的大集体。”

  “这是我的剧本而已。”他笑了笑,接过我递出去的纸巾,熟练地擦干净头发上粘稠的污渍。“不用为我难过了,好吗?”

  我别开眼。

  他有自己一套奇怪的理论。所有人都活在他的剧本里,他也活在所有人的剧本里。我们互相编写着剧本,参与着演出,偶尔也为自己无法控制其他演员而恼怒;还有些时候,我们只是坐在台下看着别人的剧幕,反思自己编写的情节是否足够精彩。

  他说的也许不错。

  因此在我将他狠狠扳倒在地、用力踹他的胸口时,有一种微妙的默契在我们二人之间流通。

  他用紫青的胳膊捂着脸,但那眼神依旧澄澈如...

{ 2019-10-19 /7 }
 

“你觉得这件事做得有价值吗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他们帮到你什么了吗?”

“我拒绝了开药,而咨询预约只能等到明年。”

“所以除了那几张量表和口头上模糊的判定,你什么也没有得到。”

“我只是做了这样一件事。我已经在努力了。”

“如果这么说能够安慰你自己的话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就是我今天从那个地方回来之后,大脑里始终没有停下来的声音。

但其实眼下的结果也在我意料之内了。

我希望拥有一个“证明”,授权我的痛苦与悲伤。

在忍受这一切的同时,我很冷静,甚至比以往更加冷静。

我不能倒下,我想活下去。


{ 2019-10-19 /4 /4 }
 

  在写下《蘑菇女孩》不久的某个晚上,我梦见自己身上真的长起了蘑菇。那些蘑菇深深地扎根在我的骨肉里,一碰就会疼。母亲一脸不屑地看着我,说都是因为你平常不出门不晒太阳,长了蘑菇也是活该。

  我问有没有什么办法帮帮我,除去这些蘑菇。她仍旧是那样嫌我麻烦的表情,用蛮力将我胳膊上的蘑菇拔了出来,血肉被拔开一个窟窿。我捂着伤口,喊疼,她还要继续拔,我说疼,你别碰我,然后逃走了。

  但是还有蘑菇,没完。我看自己锁骨上的蘑菇,没有胳膊上的大,咬咬牙,自己用手拔了出来。还是疼。

  最后一个长在心脏位置。我摇了一摇,感觉到那根系扎得很深很深,不敢动了。我拿出手机百度,但得到的结果是“只能拔出来”,去...

{ 2019-10-18 /9 }
 
1 2 3 4

© 谓我 | Powered by LOFTER